手机报码

蔡朝阳-财新博客-新世纪的常识传播者-财新网

发布时间: 2019-09-17

  读严歌苓的小说《陆犯焉识》,当然是因为张艺谋电影《归来》。但更重要的原因是,我的先外祖父,是赵犯。他的命运遭际,突发!石井石墓牛一家饭店疑,与陆焉识庶几相似。无非一个在浙江,一个在上海,如此而已。后来我想,也许,我读严歌苓的小说,恰恰是要寻找我外祖父当年生活的踪迹。

  赵犯晋绥,生于1914年,于2012年在合肥去世。外祖父晚岁平安,得享天年,这是唯一差可告慰的。他去世时我没在身边......

  蒲蒲兰绘本馆出了一个绘本版的《荷塘月色》,我第一时间就关注到了。大概因为我的职业是高中语文教师,对这篇文章特别敏感的缘故吧。

  教书18年,教材换过三四种,《荷塘月色》始终是主要的、核心的篇目。是以凡中国人,只要高中毕业,便知道美文的典范,就是《荷塘月色》。似乎这个文,成了一个暗号,只要提及,那么青春时代的记忆扑面而来。

  因而,当我看到徐一文先生所作的绘本《荷塘月色》时,真是颇为惊喜。这无疑是一个大胆的创......

  我大概31岁第一次读《小王子》,当然读的迟了一点,不过还是很庆幸,在31岁就读到了,没有更迟。很感动,因为一下子就读懂了圣埃克絮贝里的爱情。这不单单是童话,也是情话。之后买了圣埃克絮贝里全部的书,还有他与康苏爱萝的通信。作为一个中年世故的男人,我也不惮于说出来,哪怕到现在为止,我最爱的童话还是《小王子》。

  当时读狐狸和小王子的对话,其中用了“驯服”这个词,觉得特别刺眼。说实话我不能理解,狐狸和小王子之间,为什么要用驯服这个......

  直到张晖博士英年早逝,我才从新闻报道里,知道张晖兄用了极大的心力,做了龙榆生先生的年谱,除此之外,还有许多对龙榆生先生的颇有创见的研究。做年谱是一件需要下苦功的学术,以张晖之年轻,而治学之严谨,确乎为近年来少见。而我却有一些并不相干的自责:我竟然如此无知,要在人亡之后,才通过张晖,再去了解龙榆生。

  芮成钢的现状与其高三班主任姜守成并实质性关联。但奇怪的是,姜守成老师却有一种歉疚:“作为芮成钢的高三班主任,当年引导他报考外交学院,究竟对耶?错耶?纠结!”这种“纠结”之中,确乎可以看出姜老师心本善良。只是读完全文,就会哑然失笑,在短短的2500余字的信中,竟会集结如此之多的荒唐观念,和对常识的谬见,真令人咋舌,最终也就明白到,这种貌似的善良,终究是基于......

  我只读过萧红的《呼兰河传》,但读完便惊为天人。这种才华,在现代女性作家中,唯有张爱玲可以一比,其余均不在同一个层级。而萧红实际上比张爱玲大10岁,接近于一轮了。这10岁是很要紧的,关系到新文学的语言成熟到何种程度。张爱玲的语言显然是更接近脱胎于文人作品的,不管是主流的作品还是通俗小说和野史杂记,她属于这个&ld......

  读此书时,8岁的菜虫跟我一起坐在沙发上,我读书,他玩ipad。菜虫玩的是“植物大战僵尸”,边玩边招呼我看他,介绍他所选择的不同射手有何特点。这是我们的快乐时光,相互陪伴,岁月共度。谁说不幸福呢,爱的本质无非是时间。然而8岁的菜虫还不可能明白,在边上读书的爸爸,心里装着满满的感伤,以及感伤之后更多的感恩。感伤在于,无论爱是多么深沉,我们必然会有诀别的一天;而感恩在于,虽然注定我们会迎来诀别的一天,......

  今晚,站在这里,我倍感荣幸。距我从这里毕业,时隔18年,回到母校,来到人文学院的开学典礼上,不由得感慨万千,这个与你们共度的美好夜晚,必将永存我心底,成为最珍贵的记忆之一。

  记得多年前,嘉兴朱生豪故居尚未修缮前,朋友邀我走进那幢孤零零的木结构小屋。在一片新区的高楼大厦中,朱生豪的故居,愈显得窄小低矮而不起眼。昏黄的屋内,尘网密布。我顺着逼仄的楼梯上去,在咯吱咯吱的声音中,朋友指着窗前那张泛黄的旧书桌,说,这就是朱生豪翻译莎翁全集的地方。我沿着窗户望出去,有一棵不知名的杂树,茂盛得很。我不知道,70多年前,朱生豪先生在停下译笔的那一刻,是否曾眺望过这样一棵树。

  若以今天的汉语水平来论,朱生豪的情书,每一封都是汉语典范。当然我们尽可以嘲笑朱生豪的可笑,肉......

  要给孩子读一本童书,自然你得先把这本童书读一遍。一些著名的作者,则需要将其最有代表性的作品通读一遍。这是不言而喻的事,因为这样,作为儿童阅读的指导者,你才有可能知道,这些书是否会得到这个孩子的喜欢,以及,与孩子共读这些书的潜在价值。

  我视野里最重要的儿童文学作家之一的C·S·路易斯,我就是这样读的。我在36岁之后才听说C·S·路易斯之名,渐渐读他的书,......

  问1:如何面对学校老师高强度作业和不人性化、甚至不符合逻辑的考试?这样的话会不会对学习有影响,会不会导致孩子跟老师和学习对立?

  答:这个问题其实不是一个孤立的问题,其实涉及到家长整个的教育观念,以及对学校教育的认识。学校教育当然问题多多,但家长在面对自己的孩子这一个体的时候,还是需要有一定的应对技巧,因为个体有其特殊性,学校教育的环境诚然很糟,但个体却并非毫无选择。如果一味将教育的问题推给教育体制,我认为同样是一种思想的懒惰,需知,我们即是体制。

  新发布的《中小学生守则(征求意见稿)》亮点很多,基层教育工作者可明显感受到主事者转变教育观念的巨大努力。相比于过去,修订的条款可圈可点,受到多数论者的盛赞,也是情理之中。

  修订稿的核心是“三爱三讲三护”。“三爱”的要素是原则性的,几次修订,表述上更细致,核心精神未变。

  “三讲”之中,最亮的一处是“讲法治”,这一点简直是神来之笔,第一次将“法治”这个词纳入小学生的守则。法治,就其大的......

  知道苇岸其名时,苇岸尚在人世,而我只是20出头的文青。如今弹指一挥,我已活过苇岸在世的年头。晚上,洗漱停当,准备写这篇文章时,面对着镜中的中年男人略显疲惫的面容,我在想,我是不是配得上“苇岸的读者”这个词汇。尤其今年5月19日,正值苇岸逝世15周年忌日,思之怃然,乃感造化弄人,天不假年。

  当年知道苇岸,是因为苇岸是海子的朋友,写过深情的纪念海子之文。大约在1994年,刚复刊的《诗探索》里,看到他纪念海子的文字,知道他是海子敬重与信任的大哥,或云“师长&r......

  1804年-1806年间,麦里维泽·李维斯和威廉姆·克拉克带领着一队退役士兵,沿着密苏里河从圣路易斯行进到密苏里河的源头,行程8000英里,完成了新大陆发现以来第一次对大峡谷的穿越。在内战中失去一条手臂的约翰·威斯利·鲍威尔成为其中的成员,他以《地球上最壮观的景象》为题,记录了他的所见所闻,他......

  去年冬天的某一日,我在路边摊上吃早点,并排而坐的是一对父女。女儿大约5、6岁,正在乖乖地自己吃面条。父亲一边吃一边教育她:这就对了嘛,乖一点,爸爸就不打你啦。我听见“乖”和“打”两字,便浑身不舒服,不免多看了这位父亲几眼。看上去,这位父亲,应该比我还要小好多岁,怎么会持有这样暴力的教育观念?之后我将这事跟同事讨论,一位同事羞愧的跟我说,他也是这么教训女儿的。

  我并没有做过具体调查,只是一种直觉与个人经验。在我从事教育的18年来,更多的是成为奶爸的8年多来,接触到的为人父母者,懂......

  关于读绘本,有时候会听到家长的一些反馈,说绘本读太多会不会影响到孩子对文字世界的进入。我也看到过某知名儿童文学作者有这样的担忧,认为文字的世界才是深美闳约的,读图太多,妨碍进入更深沉的世界。

  这是种误解,这个误解多半是缘于对儿童认知特点的不了解。孩子的认知,自是从简单到复杂,这需要大脑的进一步发育。就图片而言,形象直观,易于吸引注意,而文字抽象,需要思考的发育,这需要循序渐进。孩子的大脑发育有一个过程,发育越成熟,他越来越趋向于复杂地理解这个世界时,他就能开始去理解一个更为复杂的故事结构。......

  菜虫的学校前后各有一个公园,东面还有一座本地文化史上颇为著名的小山。无论从北或从西去上学,都要经过公园。而若从东进入学校,则需翻过小山。第一天上学是妈妈送的,从北面穿过公园,一路迤逦来到学校。送完,虫妈在电话里跟我絮叨了很久,菜虫怎么穿过公园的,背书包的姿势如何,如何进的校门,妈妈怎么送到楼梯口,诸如此类,各种细节,各种担忧。但相比于菜虫第一次上幼儿园,父母的焦虑已经减轻了很多。假期里,我们带菜虫去参观了校园,指出这个校园面积大,操场宽广,风景秀丽,而且,堂姐就在这里上学——这些都是心理暗示。不过,与其说是给菜虫的心理暗示,不如说是给自己的。因为,众所周知的严......

  蔡老师行文兼具思想性和幽默感,颇具大师风范,最近一直关注教育问题,很喜欢读您的文章!

  严格的说,严歌苓的《陆犯焉识》有粉饰那个没有人道的时代的嫌疑。她用抒情的笔触描写政治制度加于人的这种灾难,而对造成这种灾难的制度不置一辞,表现出她的成长经历给她造就的先天性的烙印。尽管她也很努力的想反映出那个时代的真貌,可惜力不从心。

  前段时间我很感慨,最适合中国人的营销模式,还是传销啊。哈哈,有道理,大家都想一夜暴富呢。我也捉摸着找个好产品,用做传销的方式销售。

  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,她不但出名早,小说一发表就惊人。胡兰成一翻到张的文字,倾心不已,找苏青介绍,苏青说张爱玲不见生人,不愿牵线,给了住址。胡兰成冒昧拜访,被拒门外,从门缝里塞了张纸条给张爱玲,张爱玲见了纸条,第二天去拜访,这一去苦了一生,也得懂得了爱

  我在想,如果他们年轻时果真遇见了,因为他们的骄傲,因为他们没有学会低头,可能他们也不会看到对方,就像两条骄傲的平行线。

  看小王子是因为周国平先生一篇文章。高中,大学,工作分别读一次。那朵花变得重要是因为你在他身上花了太多时间。多么简单的道理~

  王以培先生有个版本,后面带原文。他尽量按照原来的意思翻译,而把自己的理解和想法单独分开写成感悟,不妨看看。

  已经过了31岁 还没读过<小王子> 看了一下 有众多不同译者的版本 请教蔡老师您推荐哪个版本呢?


本港台现场报码视频| 东方心经四柱预测| 香港最快开奖结果直播| 正版挂牌全篇最完整篇2017| www.661139.com| 红太阳心水论坛227777| 香港今晚开奖结果| 香港马会铁算盘| 最快开奖现场5777| 香港白小姐一肖中特马大众网| www.8869968.com| 4887铁算盘一句解特马504|